近视眼先生

肉腾腾:

 刚下过雨的四点半,她已经吃过晚饭。留出半碗,伴了切碎的菜叶和糠,喂柴房的那几只鸡。 
鸡蛋攒着留给孙子的,鸡是给自己送终的。“谁活得长还不知道呢。”她说这话的时候,雨又了下了起来。 
除了她脚下这块空地,黄灿灿的菜花肆无忌惮地长满了房前屋后,再远一点是雾蒙蒙的山峦,今天的太阳还挂在天上,雨雾湮灭了光。

转载自:肉腾腾  
2018-05-04
/  标签: 摄影胶片120
   
评论
热度(146)
挂狗头拍羊肉。